王��你真是个“刺头”

在“丽江事件”发生不到50天的时间后,中国短道速滑队又传冲突事件。新华社记者通过知情人士了解到:24日晚,因饮酒晚归于规定回寝时间的王�鞯�6名队员与领队王春露发生口角,甚至挥拳相向,王�魃踔猎诰坪蠖栽硕�员公寓内的设施乱砸一气并被玻璃割伤。

27日,据知情人士透露,据了解,中国短道速滑队自6月开始便一直在青岛进行夏训。鉴于“丽江事件”,队内规定运动员每晚10点必须归寝。但24日晚11点左右,王�鳌⒘跚锖辍⒘跸晕啊⒑�家良、周洋、梁文豪等队员才回到寝室,且刚刚喝过酒,这一举动被负责查寝的领队王春露发现。

随后,王春露针对这一违纪行为与队长王�鹘�行谈话,但谈话过程并不愉快,双方随后发生口角。争吵发生后,刘显伟冲入房间直接对王春露挥拳相向,王�魉婧笠布尤搿罢酵拧�,场面一度混乱。最终在教练组成员的劝解下,才将当事双方分开。

知情人士透露,冲突发生后,酒意未消的王�骺�始拿公寓内的诸多硬件设施乱砸一通来“泄气”,直至不慎将玻璃弄碎后割伤了双手,之后到位于青岛市海尔路南端59号的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东区缝了数十针,整个过程约4小时。

事件发生后,为期两个月的夏训也提前结束,中国短道速滑队已回到北京,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正在就此事展开调查整顿。

“要疯了。”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冲突爆发之后,她看了媒体对此事的报道,“这位记者所写的内容很具体,包括队领导找了谁谈话,这只有我们自己知道,透露消息的肯定是我们内部人士。这个时候散播这种消息,是别有用心,故意想挑事。”

取消昆明的夏训计划,李琰认为已经让队伍备战受到了影响。而来到青岛刚一个月,就又发生了内讧,让李琰伤心不已。接受采访时她并未否认队内发生冲突,但是她对媒体爆出的一些消息进行了辟谣。

“文中说冰上运动中心领导对教练组管理严重批评,是没有的事儿。领导是来解决问题的。”李琰表示,对于兰立单独找刘显伟谈话,赵英刚负责做王�鞯墓ぷ�,她未否认。

对于冲突的具体原因和过程,李琰表示中心领导正在调查中,不便透露,中心最后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她只是表态:“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看到。”本报综合报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qhedda.com/,西甲莱万特

美谋组联盟 外交部:“蚍蜉撼树”

【大公报讯】综合美联社、路透社、新华社、塔斯社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於当地时间23日在加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搬出上世纪美苏冷战时期的陈词滥调,对中国横加指责,还呼籲“民主社会”盟友共同向中方开火,被媒体认为是新冷战的“铁幕宣言”。他的言论遭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多国专家驳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直言,蓬佩奥是“蚍蜉撼树”。俄罗斯克里姆林宫24日表示,俄方不会参加任何由美国组建的联盟。

蓬佩奥23日下午在加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讲话,对中国内政外交横加指责,更恶意抹黑中国,并呼籲“民主国家”联手“改变”中国。英国广播公司(BBC)评论指出,蓬佩奥发言被外界视作开启新一场冷战的新铁幕演讲。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指,蓬佩奥似乎将美中竞争描绘成现代冷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蓬佩奥想把自己塑造成21世纪的杜勒斯(美国第52任国务卿,主张强硬对抗苏联),对华搞“十字军东征”,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都应站出来,阻止他给世界造成更大危害。她直言,蓬佩奥的所作所为形象展现了什麼叫“蚍蜉撼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4日下午在例行记者会也表示称,蓬佩奥的言论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充斥着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思维,是美国政府高官近期密集炮製涉华政治谎言的大杂烩,意在通过诋毁中国,转移美国公众视线,谋取政治利益。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4日强调,俄罗斯不会参与那些针对任何国家的联盟,尤其是针对中国的联盟,莫斯科与北京享有“特殊的夥伴关係”。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只会参与那些促进相邻国家友好和符合双边利益的联盟。

分析指出,美国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却大搞单边主义,背弃盟友,蓬佩奥在演讲中呼籲要组建所谓的“联盟”,相当可笑。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跨大西洋政策专家赖特表示,美国以“自由世界代表”自居非常荒谬,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表明,他们根本不在乎全球民主、人权和自由。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肯尼迪泼冷水道:“当美国正在欺凌盟友、破坏多边机构、推动没有其他人支持的(与中国)经济脱鈎时,要怎麼样才能形成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係研究所副所长洛马诺夫也指出,美国人此前一直将北约等盟友贬低为“负担”和“食客”,现在却突然又需要盟友遏制中国,恐怕难以得逞。他表示,英国宣布弃用华为,可以看作是美国施压盟友成功的例子,但大多数欧洲国家或许不愿拿对华关係冒险。

美联社分析指出,特朗普政府对华态度与大选高度挂鈎。由於抗疫不力,其支持率暴跌,他就要求团队向中国开火,转移公众注意力,还藉机打压政敌,极力将总统候选人拜登塑造成“对华软弱”的形象。

美国近年愈发激进的举动和单边主义倾向,已引起国际社会不安与担忧。来自美国、中国、欧洲、印度、拉丁美洲等多地学者组建“对新冷战说不”联盟,要求特朗普政府改变无理攻击中国的立场。该组织22日以14种语言发表联合声明,指任何针对中国的“新冷战”,都违背全人类利益。美国近期通过多项涉华法案,都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试图煽动情绪。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qhedda.com/,西甲莱万特

疫情专报|拉丁美洲疫情进展及我应对之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qhedda.com/,西甲莱万特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成立于2017年1月,同时承担着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委托的“高校国别和区域研究工作秘书处”相关职能。2019年5月,学院成功申请入选北京高校高精尖学科建设名单(区域国别学)。

学院以推动全国高校国别和区域研究工作为己任,汇聚全国各方力量,促进学术交流合作,为国别和区域研究的科学研究、人才培养、资政服务和国际交流提供平台。

本院编辑的《国别区域疫情专报》汇集全国各高校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报告和分析,及时提供疫情相关的最新资讯,供研究参考。

贺喜,暨南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副教授

新冠肺炎疫情在拉丁美洲已进入社区传播阶段,且仍处于上升势头;部分拉美国家出现了“疫情+暴乱”叠加现象;个别国家出现对华不友好言论及排华浪潮。建议继续加大援助拉美力度,实施有差别性的援助措施;建议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保持中国在拉美的投资优势;建议加大援助委内瑞拉力度,有技巧地做好针对巴西各阶层的统战工作。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愈演愈烈,呈燎原之势。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数据中心的统计,截止到北京时间 4 月 13 日,拉美和加勒比共报告新冠肺炎疫情的确诊病例已逼近 6 万。

当前,拉美地区疫情最严重的仍然是巴西,累计确诊 20727 例;其次是厄瓜多尔7446 例、智利 7213 例。确诊人数超过 1000 例的还有秘鲁 5897 例、墨西哥 4661 例、巴拿马 2974 例、哥伦比亚 2776 例、多米尼加 2620 例、阿根廷 2208 例。从死亡率来看,一些拉美国家的情况更不乐观,尼加拉瓜死亡率高达 20%、巴哈马 19%、伯利兹 15.3%、圭亚那 13.3%、洪都拉斯 8.21%。从死亡人数来看,巴西死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患者高达1124 人,成为拉美地区首个死亡人数破千的国家。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拉美地区的传播呈现出新特点。首先是蔓延速度加快,已经从输入阶段到了社区传播阶段。拉美新冠肺炎疫情确诊数量从 0 到 1 万,花了整整一个月;从 1 万到 2 万,花了 6 天;从 2 万到 3 万,用了 3 天;从 3 万到 6 万,用了不到一周。目前,拉美新冠肺炎疫情的确诊人数还处于爬坡阶段。南半球逐渐变冷,一两个月之后,拉美新冠肺炎疫情即将迎来大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二是,拉美新冠肺炎疫情基本无法得到有效遏制。大多数拉美国家医疗设备都比较短缺,海地、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穷国,其医疗资源已捉襟见肘,形势悲观。在巴西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厄瓜多尔瓜亚基尔等大中城市的贫民窟里,已检测出来新冠肺炎患者。考虑到拉美地区检测手段较为落后,穷人无法支付起检测费,可以预料的是:拉美地区特大城市的贫民窟极有可能沦为重灾区。

三是,部分拉美国家产生了“疫情+暴乱”的叠加现象。从 2019 年 10 月份开始,一些拉美国家陷入动乱。拉美国家政府和民众的关系普遍比较紧张,官民不信任乃至对立现象十分严重。智利即使是在疫情开始的 3 月份,还爆发了好几次游行,皮涅拉总统的公信力跌入谷底。玻利维亚临时总统阿涅斯忙于和反对派打嘴仗,无法提出有效的应对举措。厄瓜多尔应对疫情明显不得力,导致瓜亚基尔死伤惨重。巴西博索纳罗政府更是昏招迭出,情势最不乐观。

四是,拉美地区出现了小范围的排华浪潮。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遍布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华侨华人们买光了当地的医疗防护用品,积极捐赠给祖(籍)国。当疫情蔓延到拉美后,华侨华人的处境十分微妙,在阿根廷及巴拿马等地,一少部分侨胞的商铺遭到当地人的,甚至一些侨胞的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从去年年底开始,由于拉美经历了多起暴乱,相当多侨胞们赖以为生的餐馆、商铺、超市都难以为继,非但不能继续营业,还要承担租赁场地等高昂费用。智利等国的侨胞开始出现了大规模的破产和倒闭现象。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引发的小范围的排华浪潮或将把侨胞们置于险境。

五是,部分拉美国家出现了涉华不友好言论。这方面,以巴西为甚。博索纳罗父子访美归国后,其对华不友好态度日益明显。巴西总统之子参议员爱德华多博索纳罗先后多次恶毒攻击中国的政治体制,巴西教育部长紧随其后大放厥词。智利等国家也出现了参议员等政要攻击中国的现象。

中国和拉美 19 个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倡议”合作议定书及备忘录,并明确了几个战略支点国家。中国医疗队已圆满完成援助委内瑞拉的任务。目前,多米尼加的疫情较为严重,该国 2018 年顶住了美国的巨大压力,坚持和我建交,且疫情较为严重,建议重点援助。巴拿马也是新建交国,疫情正在增长,建议考虑派遣医疗队事宜。阿根廷为执政且和我关系比较友好,建议重点考虑援助。对于智利、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执政的国家,建议量力而行。对于哥伦比亚、墨西哥、巴西等国,建议以医疗物资援助为主。

援助拉美过程中,要解决好中草药准入门槛问题。智利、厄瓜多尔等国家不承认中草药的医学价值,中药入关手续极为繁琐。建议趁机和当地政府磋商此事,为中草药进入拉美扫除程序上的障碍。

2019 年底,美国提出“美洲增长计划”,其核心内容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港口、隧道、桥梁、机场、公路等领域和中国一决高下,拉拢拉美国家把中国挤出西半球。按照白宫先前公布的计划,该项目准备联合美国政界及商界,投入 1000-1500 亿美元,堪称是冷战结束后美国对拉美最大的投资项目。当前我国的基建项目已经在拉美遍地开花,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不少工地停工。但越是此时,我国越应该保持优势,防范好“美洲增长计划”的对冲。

委内瑞拉是中国在拉美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国之一,也是中国在南美洲北部的战略支点国家。委内瑞拉医疗基础极为薄弱,近日,委传染病学会会长玛利亚格拉西亚洛佩斯表示,如果新冠肺炎蔓延开,以委国实际情况,后果将不堪设想。从 2016 年到现在, 委内瑞拉流失了 25%的医护人员,30%的医疗设备已经停摆。70%的医院每周只能获得一两次供水,63%的医院经常发生电力故障。部分委内瑞拉医生由于担心疫情入境,开始上街游行,公开呼吁马杜罗政府给他们提供足够用的外科手术服、护目镜、N95 口罩、一次性手套、肥皂和洁净水。美国一直没有放弃干涉步伐,3 月份又提出干涉委内瑞拉局势的新计划,白宫指控马杜罗政府和哥伦比亚贩毒集团有牵连,甚至悬赏 1500 万美金抓捕马杜罗。美委关系仍然高度紧张。建议中国和俄罗斯磋商,以中俄军事及医疗顾问团的形式加大支持力度,确保我在委各项利益。

博索纳罗总统抗疫不力,极有可能输掉下一届总统选举。巴西高层内部分裂,副总统、卫生部长、巴西州长联盟已经公开表示不满博索纳罗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卢拉等前政要公开支持中国,批评博索纳罗政府的抗疫措施。以劳工党为首的联盟正在崛起,极有可能赢得下届总统选举。

一方面,和博索纳罗总统团队保持礼尚往来,同时,也要及时反击其子及其团队的言论,做到有论必反、快速反击。另一方面,建议由全国各省市的侨办、侨联、海外交流协会、贸易促进会、友好城市等地方组织出面,向巴西有关州市提供医疗物资援助。建议由中国在巴西十几所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出面,向巴西教育界捐献一些抗疫物资。建议充分发挥侨胞、企业家等民间组织的力量,直接向巴西民众进行捐助,营造对我有利的民意基础。

西媒:新自由主义在拉丁美洲的垂死挣扎与灭亡

新自由主义在阿根廷造成了它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比2001年“兑换”危机创伤性的衰败更糟糕。这如同重新登上陡峭的山坡,因为马克里使国家陷入深刻的危机,被通货膨胀和两位数的失业率搞得遍体鳞伤,几乎40%的居民处于贫困状态,欠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量短期债务。但是智利和厄瓜多尔的社会爆炸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以便使那些想劝阿根廷新总统仿效在智利发生的新自由主义的结果的人们泄气。

最近几周新自由主义遭到一系列失败,加速了它的垂死挣扎,在壮观和猛烈的动荡之中导致它的灭亡。在几乎半个世纪的掠夺、暴行和反对社会和环境的所有类型的罪行之后,由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这样的机构以及建制派的知识分子思想家们非常热情地推动的治理方式正在毁灭。

这个系列掠夺者的小船队新的标记是塞瓦斯蒂安·皮涅罗的智利,在一个巨大的民众愤怒和被激怒空前抗议的推动下已经下沉,因为他们掉进很深的陷阱,被媒体操纵欺骗已经数十年。他对智利的群众许诺资本主义的消费天堂,群众在很长的时间里相信了这种谎言。当他们从自己政治的梦游中醒来的时候,注意到统治他们的团伙在一个伪装的民主的黑披巾之下已经掠夺了一切:夺走了医疗和公共教育,退休基金的管理机构欺骗了他们,发现他们欠下大量债务没有能力支付,与此同时令人惊奇的是国家最富有的1%的人占有国民收入的26.5%,50%以上的穷人只占有国民收入的2.1%。所有这些掠夺发生在媒体震耳欲聋的“音乐会”当中,使他们的意识变得迟钝,用没有区别的信贷促成这种人为的繁荣,使一些人相信资本主义履行了它的承诺,所有的人都可以为他们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国家的干涉,利用自由贸易提供的广泛机会。

但是,任何乌托邦即使是全面市场的乌托邦都没有让它的无赖们的行动不受损害。这些无赖们突然出现,变成他们的中学一些学生的形象,以模范的勇敢和声援,反抗地铁票涨价,认为这不仅损害他们,而且损害他们的家长。他们的大胆使巫术破碎,让他们的政治公民身份掉入陷阱,换来消费主义,发现自己被嘲笑和欺骗。他们走上街头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从夜晚到清晨变成“破坏者”、“”或一个暴乱的“宇宙人的”团伙——以便对皮涅拉总统的夫人使用这种有说服力的描述——注视消费主义和无穷的债务不可逾越的界限,掩盖具有民主的小步舞曲闹剧的性质,在繁琐的外衣和空洞的礼节下资本不能和解的。他们在这种暴力当中证实拉丁美洲过去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的觉醒。根据世界银行的说法,智利荣幸地与世界上最不平等的8个国家如卢旺达在一起是令人质疑的。作为一道闪电,他们警告说他们被判定因为生活而负债幸存下来,是金钱政治——贪婪的、不忍让的和暴力的——的牺牲品,是腐败的政党政治的牺牲品,政党政治是金钱政治的同谋和反对本国人民和国家的自然资源掠夺的管理者。因此他们占领街头,举行浩大的示威,反对他们的压迫者和剥削者,他们这样做了——今天还在这样做——他们的勇敢和英雄主义是很少见的。由于安全部队的,至少已有20人死亡,据报道有100多人失踪,几百人受伤和被拷打,几千人被逮捕,这是令人悲哀的,是曾被很多人赞美的模式临死前的最后喘息。

在这次自发的民众起义之后,将没有任何事情能回到原样了。没有任何东西将让新自由主义复活,没有任何人指出这一点是走向民主、自由和社会正义的支配渠道,尽管皮涅拉继续在莫内达宫(),继续他残暴的。尽管如此不论是美洲国家组织,还是本大陆的“民主的”政府以及由共和价值守护的伪君子都不可能维护一个体面的样子,以便使他的政府继续这种特点的独裁。委内瑞拉的尼科拉斯·马杜罗政府中从来没有像在智利的视频提供的资料和在因特网上说的那样,具有这种残忍和血腥的,对于皮涅拉的朋友唐纳德·特朗普来说,攻击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是必不可少的,皮涅拉是白宫的臣属和政治刺客。为了保卫它和不惜任何代价保护它,这有足够的理由。在欧洲和拉丁美洲,对帝国听话的非政府组织和它们的分支机构——难以置信的人权、民主、公民社会和环境的卫士——面对莫内塔宫()的占有者(皮涅拉)犯下的罪行将保持一种同谋的沉默。某些人将表达其他的意见,但不是帝国主义隐蔽的触角。体制内无所畏惧的人和广告商继续指出尼科拉斯·马杜罗是“独裁的典型”,指出智利人皮涅拉是“民主的转化”本身。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没有用。新自由主义的处方已经死亡。

当然历史不是从智利开始,也不在智利结束。在智利正在经历的社会爆炸不久之前,叛徒和腐败的总统莫莱诺的厄瓜多尔已经被民众的大规模抗议搞得动荡不安。点燃燎原之火的是取消燃油补贴,但是决定性的因素是实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命令的“一揽子措施”。莫莱诺是该组织安置在卡隆德莱特宫()卑屈的代理人。民众的反应首先在运输工人和城市的民众阶层中间开始,然后因在国内主要的城市居民的加入而得到加强,延续了一周多,迫使胆怯的总统将政府的总部搬到瓜亚基尔(首都是基多)。不久之后他不得不中止残暴的,回应挑战,开始一场与自称是印第安反叛的领导人欺骗性的谈判。狡猾的总统与厄瓜多尔土著民族联合会没有威望和天真的领导人达成一项休战的协议,废除了有关燃油补贴的法令,承诺检查已经采取的行动。这些事情中的任何一项都没有发生,但是他做到暂时瓦解了抗议活动。由于像莫雷诺这样一个叛徒,印第安人谈判的负责人海梅·瓦尔加斯在法律上受到政府的迫害。“一揽子计划”将付诸实施,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指令是不能上诉的,莫雷诺不过是一个听话的小工。众所周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这些计划只有在欺骗与混杂的管理下—根据情况的变化——才是可行的。但是,现在公民的被动性有短处,在几个月以后不再感觉到野蛮的调整的严厉,爆发一场新的平民的反叛将不会令人惊奇,我们希望不要落入莫雷诺和他的伙伴的圈套,结果是成功地罢免总统和在厄瓜多尔重建民主。总统已经落入陷阱:如果实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划,民众的反抗可能结束他的政府;如果不这样做,帝国可能决定到了因为没有用处放弃他的服务的时候。由于白宫“过多地知道”莫雷诺的谎话和肮脏的交易除了接受帝国的招数和求助于“当然的失业”,没有别的办法,如同凯恩斯说过的。但是尽管他没有用和在民众的抗议期间犯下的罪行,华盛顿将负责隐藏和保护他。像对其他的杀人犯如贡萨洛·桑切斯·德拉索达(玻利维亚的独裁者)等人一样。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将知道将是什么结局。

新自由主义在玻利维亚遭受另一次失败,在大选的第一轮投票时埃沃·莫拉莱斯总统以47.08%的选票获得连选(公民社群的候选人卡洛斯·梅萨得到36.51%的选票),没有关于具体的舞弊的揭露,只有反对派的叫喊,要求重新计票。从美国操纵的埃沃·莫拉莱斯的敌人得到美洲国家组织和本地区某些灾难性的政府比如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的政府的默许。它们说在进行计票和传播时出现不正常情况(玻利维亚当局作出有说服力解释),埃沃得票的差距不大(超过10%)迫使这样做。失败的梅萨要求沉默。从来不相信民主,在这个时候更不相信,正以不负责任的方式号召民众不服从,推动过分的行为,目的是为了“纠正”选举的结果,但被票箱拒绝了。埃沃·莫拉莱斯向检查选举全过程的美洲国家组织提出挑战,如果找到舞弊的证据,就立即进行第二轮选举。但这是没有用的,工头阿尔马格罗(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同样派一个代表团到玻利维亚,以便煽动闹事,打乱政府的工作。不幸的是因为这个代表团引起的混乱有人死亡或是受重伤。当然玻利维亚的社会运动将不会允许一次失败,超过10个百分点还要举行第二轮投票,不允许将失败者变成胜利者。此外,墨西哥政府和新的阿根廷政府承认埃沃的胜利不是小的事情,加上古巴和委内瑞拉承认埃沃的连选。总之,新自由主义在玻利维亚的复辟似乎再次受到挫败,不管帝国和它在当地的代理人如何努力。

在这个地区的框架路线之内标志着一种普遍拒绝新自由主义统治的意识形态的气氛。在阿根廷毛里西奥·马克里的新自由主义经验在投票箱已被拒绝,因为广泛地表明这一点的不是10月27日第一轮总统选举发生的事情,而是在8月11日公开的同时是义务选举中已经发生,在那里不同的政治联盟测试它们的力量。因为那时已经表明马克里只拥有向“所有人的阵线”的选举实力进行挑战的选票,他优先吸引了的选民,这些人当时选择了其他的候选人如胡安·何塞·戈麦斯等,更多的人参加了这个星期日的选举。无论如何费尔南德斯的得票与马克里相差近8个百分点(在最后的计票公布时可能还会增加)。对于第二轮投票来说,这个差别是很有意义的。在2015年的第二轮总统选举中马克里与对手丹尼埃尔·斯齐奥利只相差2.68%。

重建经济和修复马克里主义在社会组织中留下的深刻伤痕确实是艰难的任务,只有抛弃新自由主义的处方这才是可能的。新自由主义在阿根廷造成了它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比2001年“兑换”危机创伤性的衰败更糟糕。这如同重新登上陡峭的山坡,因为马克里使国家陷入深刻的危机,被通货膨胀和两位数的失业率搞得遍体鳞伤,几乎40%的居民处于贫困状态,欠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量短期债务。但是智利和厄瓜多尔的社会爆炸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以便使那些想劝阿根廷新总统仿效在智利发生的新自由主义的结果的人们泄气。

对于新自由主义在拉丁美洲垂死挣扎现象的观察,还应当提到上个星期日在哥伦比亚的地区选举中这个意识形态的思潮受到的严重挫折。在这个自称为“民主中心”的国家(它不是“民主中心”,而是激进的反民主的),前总统阿尔瓦罗·乌里维和现任总统伊万·杜克所属的政党在两个主要的城市波哥大和麦德林之间的争夺中遭到重大的失败。在两个城市中左的反对派是强势,乌里维主义只在哥伦比亚32个省中的两个占优势。对于2022年的总统选举要提前做出某种预测还为时过早,但确实在哥伦比亚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是在这些城市极端新自由主义的遭到严重的挫折。无疑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乌拉圭的选举进程也令人关注。在第一轮投票中广泛阵线的候选人、蒙得维的亚前市长丹尼埃尔·马丁内斯得到39.2%的选票,保守的国家党的候选人路易斯·拉卡列·波乌获得28.6%的选票。这表明在11月24日的第二轮股票中将会激烈争夺,因为的其他政治力量已经承诺支持拉卡列·波乌,包括出现了乌拉圭的政治新闻:由国家前陆军司令古伊多·马尼尼·里奥斯领导的“开放的教士会”所代表“波索纳罗主义”,它强烈反对任何检查乌拉圭独裁政府犯下的违反人权的案子的企图,猛烈批评广泛阵线年里通过的所有进步的法律。

新自由主义的思潮正在本地区巨大的社会动荡中沉沦和死亡。但是从它的灰烬中发芽出来的东西不容易辨别。如同所有的社会进程一样,将会发号施令,因为阶级斗争的变化,因为社会经济重建的进程的领导力量的洞察力,因为他们大胆地面对所有类型的偶然性和保持民主的和的社会和政治力量宝贵的团结;因为他们打破过去的人物的计划和措施以及旧秩序的卫士的勇气;因为他们组织的有效和意识到不同的民众喧闹的阵地以便应对自己的阶级敌人、帝国和它的盟国,应对作为制度的资本主义,它们拥有巨大的可支配的资源以便保持自己的特权和继续它们的横征暴敛。这将是一项重大的任务,但不是不可能的。有趣和充满巨大变革的时代正在到来。不可确定统治场面,如同在历史上所有思考的点上发生的情况一样。在存在绝对准确的地方,在拉丁美洲已经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欺骗我们的人民,或是企图赢得选举,说“必须模仿智利的模式”,或是继续走“华盛顿共识”“最好的学生”的步伐。这是他们在几十年里推荐的东西—从不可上诉的历史的裁决来看这是徒劳的—以前话多但现在沉默的马里奥·瓦尔加斯·略萨(秘鲁作家)与同一时代的新自由主义的广告商们一起,依靠强势将他们的谎言和诡辩强加于人,因为他们享有特权加入了媒体的供应垄断市场和的宣传机构。但是,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我们不会干试图祝贺一种难以置信的“中立”的傻事,或是在告别这个特别的意识形态思潮的葬礼时候祝贺好的模式,希望它“安息”,如同对经历这个世界时留下美好痕迹的人所做的一样。相反我们要说的事情是:“到地狱去吧,该死的东西,去为你和你的指导者们已经犯下的罪行接受惩罚吧!”

由于最近几年由美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它们在本地的寡头推动强加于人的新自由主义政权,拉丁美洲现在处在动荡之中。

由于像阿根廷、智利、洪都拉斯、厄瓜多尔、哥伦比亚、海地这些国家采取的新自由主义严厉的规则已经引起很多的民众示威,他们谴责民众之间的不平等和贫困的增加,政府不关注大多数民众。

在阿根廷毛里西奥·马克里让国家欠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500多亿美元的债务。收到的贷款落到银行手里,支付欠本国的和外国的公司的债务,与此同时由于通货膨胀上升公民的穷困增加了,失业增多,许多公共服务被取消,转为私人的产权。

严重的短缺增加造成的不满引发示威的浪潮,民众支起大锅以便减轻胃的饥饿,针对一个失败的资本主义制度提出抗议。所有这一切引起阿根廷10月27日候选人阿尔伯托·费尔南德斯和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在大选中的胜利和马克里不容分辨的失败。

厄瓜多尔已经卷入一个巨大的公众不满的浪潮,他们反对莱宁·莫雷诺政府采取的新自由主义措施,在他的政府执政一年半的时间里已经取消了由原来的拉法埃尔·科雷亚政府推行的社会福利。

莫雷诺在华盛顿的压力下,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42亿美元贷款以便解决财政的问题和他自己的政府所欠的国外债务,他同时承诺取消大多数社会计划。

在总统莫雷诺颁布“一揽子计划”的时候,新自由主义的酒杯就满了,其内容中有对燃油的补贴。这立即引起广泛的抗议,警察的导致8人死亡,逮捕了1200多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最后莫雷诺被迫从法令向后退,但是形势继续动荡,居民要求享有科雷亚政府时期得到的福利。

在另一个南美洲国家智利,针对学生和工人的要求的已成为习惯,他们从奥古斯托·皮诺切特独裁时期就已经提出这些要求,数千人遭受因为交通网络票价上涨进行抗议的后果。

几千名青年和学生跳过栅栏,没有付钱进入地铁,成为拒绝政府的紧缩措施的信号,不满在全体民众中间继续增加。为了回答国纛行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qhedda.com/,西甲莱万特总统瓦斯蒂安·皮涅拉(2018年3月再次掌权)颁布例外状态的法令,警察的出人意料造成25人死亡。许多人受伤和被捕。

对美国和西方大国来说,智利从皮诺切特独裁政府起就是新自由主义在本地区的范式,目的是允许跨国公司进入,靠开采它的大型矿产储备发财。

皮涅拉从第一个总统任期(2010–2014)已经变成一个从华盛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设计的关于控制全球经济的指导路线的推动者,依靠推行新自由主义的制度、自由贸易和私有化,将其强加于人。

与厄瓜多尔和智利一样,在洪都拉斯示威者遭到,现在民众要求胡安·奥兰多总统辞职(2018年连选,有无数的舞弊揭发),因为他与贩毒有关系,被指控腐败。

洪都拉斯是美国的一个半殖民地,在那里“民主”在统治,尽管它的居民遭受严重问题的困扰。十年前美国依靠洪都拉斯的支持,诱导一次政变反对曼努埃尔·塞拉亚总统,他是为了给自己的人民带来他们从来没有享受过的福利唯一的总统。

由《新闻报》发表的洪都拉斯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字表明,这个国家的850万居民中近600万(71%)是穷人。

海地没有拉在后面,现在的元首霍维内尔·莫伊塞在几周连续不断的动乱之后危机加剧了。示威者聚集在民族宫(政府所在地)、联合国的办事处和街头,要求总统辞职。

政治危机不是新的,而是浓缩了,至少海地“卡莱攻势党”最近两届政府是这样。它的创始人是米歇尔·马尔特利(2011–2016担任总统),他和莫伊塞一样,被指控挪用最后两次袭击海地的气候灾难的国际援助资金。结果海地居民遭受饥饿、流行病,国家的经济下滑,这些都出自于资本主义的处方之手。

美国在哥伦比亚的土地上有7个军事基地,最近300名社会领导人、农民和前战士被暗杀,政府没有履行与游击队达成的和平协议。这个南美洲国家成为华盛顿在本地区的“矛尖”。

伊万·杜克的政权准备颁布对燃料新的紧缩措施,普通民众的大多数不受关注,与此同时少数人享用国家的自然财富和经济的财富。

美洲的人民正在起来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法律,尽管有和由控制的大型媒体封锁新闻,但是在隧道的尽头必然会看到亮光。(作者埃德贝托·洛佩斯·布兰奇是古巴记者、作家和研究员)

新自由主义作为一个为了掠夺的资本积累和投机的阶段,其基本内容是将公共财产和公共服务转移到私人部门,开放贸易的边界(以便产品进入),减少国家的权威,减少社会投资和使劳工匮乏。

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当时智利的天主教寡头与美国国际开发署达成协议,引进芝加哥大学新自由主义的“头脑人物”,以便在智利建立“新自由主义发展”的拉丁美洲“原型”,几乎没有任何人抵抗。

很长时间以来,这个南美洲国家依靠它的经济制度成为整个拉丁美洲模仿的“模式”。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90年代初在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推行新自由主义的模式,没有更多的社会抵抗,政治上的抵抗更少。

对于“欠发达的拉丁美洲”新自由主义作为灵丹妙药推销。当时的口号是“国家是一个坏的管理者,我们应当让自由的市场决定一切”。

到90年代末在本地区经历了反对新自由主义制度有害的冲击第一批民众反叛之一。首先是“加拉加斯暴动”,然后在厄瓜多尔、阿根廷、巴西和玻利维亚出现了社会的反叛。后者发生在2000年,做到将已经私有化的饮用水重新国有化。。

在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的出现了印第安人和农民的运动,现在继续成为对破坏性的私有化的制度的抵抗行动重要的核心。

反对新自由主义的社会力量利用选举的渠道在巴西、阿根廷、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实现建立进步的政府(后新自由主义的政府)。这些政府大力推动从未有过的地区一体化的进程,没有美国和加拿大的参与。

玻利维亚过去和现在是不屈从的印第安人和农民面对新自由主义的制度滥用权力进行斗争唯一的国家,通过民主的进程实现将他们的领导人之一埃沃·莫拉莱斯置于共和国的总统职位。此外,推动一个包容的制宪进程,起草了一部新的政治宪法,建立了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它仍在建设的进程中。

这样,玻利维亚作为国家从人们习惯的蔑视的底部在现在的世纪重新作为“不死鸟”重新出现,直到因为它的经济增长、社会稳定和文化之间的民主成为“参考的”模式。

文献的记载指出,在欧洲殖民地的三个世纪期间,在共和国时期印第安人的起义经常发生。两个世纪之前其中许多起义证明“共和国独立”的进程没有完成。在两百年的共和国期间印第安人民“减少”了,在自己的土地上生存,在很大程度上处在民族国家的权力之外。直到出现掠夺性的新自由主义制度在所有的方面寻求和夺取一切。特别是在印第安人的地区争夺他们种植或保存的自然财富。

水力矿业或水力碳化物矿藏的转让过去和现在在猜疑更少的国家引起空前的抵抗。马普切人民在智利开始了现在的社会抵抗(智利是拉丁美洲新自由主义的“麦加”)。是盖丘亚人、希皮波人、阿伊马拉人等在秘鲁开展抗议和抵抗新自由主义的制度的行动。

正是厄瓜多尔的印第安人民(总计占国家人口的7%)再一次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可救药的处方“后退”。在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墨西哥是印第安人和农民在很大程度上揭露和抵抗新自由主义制度的代理人进行的掠夺。

清楚的是新自由主义的制度取得进展,直到在印第安人的地区遇到社会的抵抗。似乎“主权”和“尊严”在国家的管辖权中已经不再争夺,而在印第安人的土地上争夺。对于抵抗中的印第安人民来说,挑战在于从社会的抵抗过渡到政治行动,通过自己的政治组织,以便争夺权力和建设多民族的国家。

由于每个国家的人民的行为根据他们先前的经历,对于起义和爆炸的理解应当追朔他们先前的行动。在拉丁美洲10月份发生的动乱有共同的原因,但是表现为不同的形式。这是回应采矿活动或因为掠夺的积累造成的社会和经济的问题,加上单一作物,露天采矿,基础设施的大型工程和城市的房地产投机。

一个破坏自然和盗窃的模式,对土地和水的污染,这是主要的掠夺方式。这是一个造成将财富残暴地集中于1%的居民的模式,50%的居民被边缘化和匮乏,贩毒的增加、领土的军事化对此负有责任,结果是针对妇女的暴力或性别灭绝。

10月的动乱是由于凌辱的积累。厄瓜多尔采取了结构严密的起义形式,恢复印第安人运动长期的经验,这次所走的道路与城市的民众阶层联手,他们一般是职业的中产阶级、学生和数十万移居的印第安人。在智利是一次没有组织召集的爆炸,因为政权的愚蠢将数百万人引向街头。由于每个国家人民的行为根据他们先前的经验,对起义和爆炸的理解应当追朔这些集体的角色先前开展过的行动。

如果说在厄瓜多尔主要的队伍是山区的丘楚亚人和亚马孙地区的民众,在智利存在三个重要的来源:马普切人长期的抵抗,学生的反叛和从2015年以来新的女权主义的浪潮,特别是2018年的浪潮,它惯穿整个社会,大规模占领学习的中心。

马普切人的抵抗已经有五个世纪,但是从民主“回归”以来存在一些主要的时期。在1990年代阿劳科–马列科协调机构在这个人民的历史上曾经是一个保护机构。那是一个社区和战士之间的联盟,是龙科人和维查弗人之间的联盟,他们是在大学和的团体培养的。他们共同从基层发动了一场反叛,收回数千公顷土地,此外他们有一种很好的集体自尊。

2006-2008年该协调机构的囚犯进行的绝食得到白人社会一部分人的支持,由于马蒂亚斯·卡特里莱奥被杀害,绝食活动加强。在15天的时间里数千人切断街道,在30多个城市点燃火堆和敲锅。这是现在发生的事情一个重要的背景,说明为什么这么多人在示威中挥动马普切人的旗帜:马普切人对整个智利是一个伦理的和政治的参考。

第二个汇合的运动是,特别是中学生的运动。2001年发生了“书包抗议活动”,除了大游行在控制的学生组织中发生破坏。从中诞生了中学生协调机构,实践一种新的政治文化。

2006年发生了“企鹅革命”,造成400个学校瘫痪。2011年运动超出所有的想象,占领了电视台,600个学校和10多个学院被占领,进程继续在学生和声援他们的教师的控制下。居民对8月4日残暴的的回答是大规模占领居民区,敲锅和过节/抗议直到凌晨,如同在1980年代反对皮诺切特政权的“国家的工作日”那样。

最后去年数千名妇女占领了一些中学的32个系,揭露臭名昭著的教授和讲师进行性骚扰、滥用权力和强奸,加深了2015年3月8日爆发的斗争。从这个运动开始女权主义的组织成倍增加,其中有马普切妇女的团体和民众阶层的团体。

这三个运动(和其他的运动如退休者的运动)从10月初汇合,联合在一起,使最近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成倍增加。这是一种并非自发的爆炸,因为大部分青年人在更小的规模上对现在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已经试验过了,尽管其结果是更有节制的。

在厄瓜多尔是一种有计划的起义,或者说有新情况,重复厄瓜多尔印第安民族联合会一直在做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主要的新闻是数千人加入了基多(厄瓜多尔首都)印第安人的占领。城市的青年人表现他们的激进,仇恨警察。中产阶级用食品、披巾、衣服和所有类型的捐赠声援他们。学生们迫使公立的和私立的大学开放,以便容纳和提供给印第安人和民众阶层。

妇女们进行了一次大游行,在游行中女权主义的教授们表达对山区和亚马孙印第安妇女的的友情。厄瓜多尔印第安民族联合会从1990年第一次起义以来长期的经验有助于它将起义坚持到最后,此时预感到政党企图凌驾于动员、被捕者和死亡之上,利用这场斗争。

她们撤退了,但是没有解散。她们让印第安和人民的议会站立起来,这是一个所有民众阶层的联盟,以便开始一项集体的工作,应当采取措施从而摆脱新自由主义的模式。这项工作比用街垒进行抵抗更加困难,因为不存在对于新自由主义和采矿主义的一个可选择的模式,已经准备好开展这项工作。